母亲河变成“黑水河”!玉林24家水洗企业被关停-

玉林市福绵区一度被称为“世界裤都”。服装产业给福绵区带来巨大经济效益,然而一些企业环保设施不足,加上排污量较大,对南流江造成了严重污染。其中,水洗行业是重点排污企业。2016年,福绵区的水洗行业被纳入中央环保督察组反馈整改事项。今年8月下旬,当地政府将24家水洗企业统一关停

四分之一的福绵人做裤子

服装加工制造产业长期以来是玉林市福绵区的支柱产业。早在上世纪80年代,一些村民就搞起家庭作坊。“我们从外面购进布料,然后带回家加工成裤子对外销售,一天能赚两三块钱,这在当时已是很了不得。看到有钱赚,越来越多人加入进来。”从小跟着父辈打理自家制衣厂的福绵人阿明说。

福绵区的裤子行业逐渐形成一条产业链。据官方统计,到2017年,福绵区共有服装加工制造企业1600多家,配套企业400多家,日产裤子达70万~80万条,主要以牛仔裤和休闲裤为主,年产值达50多亿元。

福绵区一度被外界称为“世界裤都”,产自这里的裤子不但销往全国各地,还出口到南美、东南亚等地。据了解,福绵区总人口为40多万人,在裤子行业工作的从业人员就有11万人之多。也就是说,四分之一的福绵人都在做裤子。

母亲河变成“黑水河”

在服装产业链的配套环节中,水洗企业占有必不可少的地位。按照制作流程,在最后一个步骤,牛仔裤做成型后,需要经过水洗工艺,才能打包装袋对外销售。

南流江一条支流的水面颜色泛黑,被群众称为“黑水河”。 福绵区环保部门供图

据了解,在2017年8月之前,福绵区共有服装水洗企业24家,水洗机1100多台,每天生产产生废水约6万吨,可以装满30个长50米、宽25米、深2米的游泳池。

福绵区环保部门介绍,24家水洗企业大多建于2001年和2002年,当时环保要求不高,企业环保投入不足,治污设施普遍采用简单的物化沉淀办法,加上企业污水排放量大,超过南流江的纳污能力和自净能力,使南流江水体受到较大污染。

“在早些年,南流江船埠河段COD(化学需氧量)等大部分指标超出国家标准数倍甚至十倍以上,南流江水泛黑,被群众称为‘黑水河’。”福绵区环保部门的工作人员说,江里面看不见存活的鱼虾,*村民不敢用江水灌溉,地下水源也受到了污染。

为确保南流江流域沿岸群众饮水安全,2002年以来至今,玉林市福绵区区委区政府多次组织大规模专项行动,对24家水洗企业的废水污染进行综合整治,要求企业根据国家相关规定,投入重金建设生化治污、COD在线监测、污染源氨氮自动监控等相关设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废水污染的问题。

政府要求水洗企业全部退城进园

2016年上半年,中央环保督察组进驻广西。中央环保督察组向自治区和玉林市反馈,涉及福绵区水洗企业的集中投诉多、群众意见大。

2017年初,根据中央、自治区环保督察形势,玉林出台《2017年度南流江流域环境综合整治实施方案》,提出要在2017年5月底前,建成玉林(福绵)节能环保产业园,福绵区的水洗行业企业要全部退城进园、退江进园,不入园的一律依法关停。

8月22日之后,24家水洗厂相继关停,如今工厂已空无一人。南国早报记者 吕海锋摄

8月22日至29日,福绵区政府有关部门采取停电、停水、查封锅炉等措施,对城区24家水洗厂全部进行关停处理。9月8日至12日,记者走访近10家水洗企业,发现都已停产,堆积如山的裤子积压在厂房内,部分水洗机被陆续搬走。

曾经喧嚣的南流江,随着24家企业的关停,恢复了以往的宁静。住在南流江沿岸的福绵区青岭村村民郑先生说,小时候,他们都是喝南流江的水长大的。后来江水被污染,没法喝了。如今,水洗厂关停,当地又恰逢雨季,他看着曾经乌黑的江水正逐渐变清,难掩心中喜悦。

产业园可提供约3万个就业岗位

“虽然我们有1000多家生产企业,但却没有培育出一个真正能在全国叫得响的品牌。”早些年间,福绵区一名领导曾如此感叹。近几年来,随着行业竞争加剧、市场需求分化、生产成本上升等,“世界裤都”一度进入消沉期。福绵人心里都知道,产业转型升级志在必行。

“环境引领产业升级,环境促进产业集聚。”2015年,福绵区委区政府通过招商,于当年引进玉林(福绵)节能环保产业园项目,目的就是打造重点支撑纺织服装产业与机械制造产业升级全过程的产业集群。

9月12日,产业园管理方向记者介绍,产业园一期工程已完成调试并投入使用,410吨/小时热电联供、10万吨/日污水处理等设施都已经运行,“集中进行污染治理,循环利用,做到园区生产不影响园区外的环境功能与质量”。

“第二期工程,我们将引进一批高档的纺纱、面料等生产企业,将福绵打造成为面向国内外市场有影响力的纺织服装基地。”产业园管理方表示,全部建成生产后,产业园年产值将达到300亿元,可提供约3万个就业岗位。

来源丨南国早报记者 吕海锋

点赞(0)

热门推荐